亚博足彩

图片

财新|陈利浩:“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与市场机制

时间:2020-12-13    点击:次     来源:    

与垄断相关的“资本无序扩张”,无论是“对平台和市场规模的滥用”,还是“利用资本规模不当占用资源”,抑或“财富无序的过度集中”,都是对市场规则的无视、对竞争机制的破坏。防止资本无序扩张,只能通过有效监管下的市场机制,通过法治保障下的公平竞争,而不是其他。

【财新网】(专栏作家 陈利浩)12月11日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的“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,切实反映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迫切需要,理应被产业、资本、政府等各界高度重视、深刻反省、严格遵循。


回顾几年来对基层和业界的调研,“无序”至少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
一是对平台和市场规模的滥用。互联网时代的行业集中度提升固然是产业成熟的标志,但如果滥用规模优势, “店大欺客”、胁迫供应商“二选一”、利用大数据“杀熟”等等,就已经根本背离了市场规则、严重损害了市场主体。而用“大而不能倒”套利,叫板监管规则,更是系统性风险的体现。更深层的伤害,是滥用规模、扼杀创新。在调研中不少中小企业和科技人员吐槽: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创新成果被“巨头”发现,因为一经发现,巨头们就可以利用市场规模、滥用补贴轻松地扼杀原创、取而代之。“赢者通吃”之下,自主创新无望。


二是利用资本规模不当占用资源。在某些地区,资本的扩张冲动和政绩的GDP导向驱动一拍即合,严重扭曲了对资源的市场化配置。“大资本”、“大项目”一来,警车开道、清场封路、主官全陪,要地给地、缺钱给钱、一呼百应,都成了“常态”。本地群众的嗷嗷待哺,中小企业的殷殷期待,一概不在话下。本应市场化配置的各种资源,本应反哺当地中小企业的各种补贴,甚至本应纾解民困的专项资金,都成了大资本的超额利润。宁为大资本“锦上添花”、不为小企业“雪中送炭”,是在调研中经常听到的反映。


三是财富无序地过度集中。一方面利用平台和市场规模的垄断获利,一方面利用资本和资金规模的资源超配,使得资本急速集聚,“首富”财富值的增长额和增长速度远超人们的想象。过度集中的财富和不受约束的权力一样,是天然的超强腐蚀剂:腐蚀人心、侵蚀规则、败坏人性。它使得资本所有者的扩张冲动更加不受约束,也使得外部“合作者”的添砖加瓦更加理所当然。如果借“首富”光环,无视规则、叫板监管,则可能将经济领域的无序放大、扩散,为害更烈。


四是导致社会心理的失衡。通过奋斗获得辛福、奋斗本身就是一种幸福,这是健康的社会心态。但是,资本的无序扩张、财富的过度集中,传授的往往是不需努力的“一夜暴富”。以至于在少数社会成员、特别是青少年眼中,“出生清贫、奋斗成功”已经落伍,“富贵人设”才是流量担当,“共享”高级酒店房间、名牌首饰包包等奢侈品的“炫富秘籍”时有所闻。如某视频网站的一个版主兢兢业业做了几年的游戏解说乏人问津,反而是关闭版面前发的告别视频中“家人赠送的千万豪宅”引来大V转发、小粉热跟。长此以往,财富将不仅仅是商业价值的衡量标准,而变成其他各类人生的成功标签。这种精神上的“无序”,更应防止。


管理层对以上的种种“无序”始终保持高度警惕,并在必要时采取了各种及时、有力的措施,包括暂停某巨无霸项目的上市、出台“关于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”的征求意见稿等等。本次政治局会议更是提出了系统性的要求。这体现了对社会经济良性发展的担当,体现了“为人民谋幸福”的初心,是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的有效作为。但是,少数舆论,把中央一以贯之的政策取向和监管理念解读为“逆市场化”,如某篇流传较广的文章就批评“长期以来,有人习惯于把改革开放简单称为‘市场化改革’”,并把“防止资本无序扩张”的要求理解为“如何处理国家和民间大资本的关系“,把矛头直接指向了市场化改革和民间资本,值得商榷和澄清。


市场经济的核心机制是市场主体之间公平、自由的竞争。而垄断阻碍自由竞争、扭曲资源配置、损害市场主体和消费者利益、扼杀技术进步,违背了公平原则,是所有成熟市场经济的参与者和监管者都一直高度警惕、坚决反对的。反垄断是市场经济内在和本质的需要,以至反垄断法被称为“经济宪法”。因此,不能因为出现垄断、出现少数市场主体对规模的滥用,就否定市场经济的作用,如同不能因为个别地方政府的不作为或乱作为就否定政府作用。必须反复强调:对市场行为、市场主体的监管,也是市场经济体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而不是市场经济的对立面、更不是对市场经济的否定。


中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设过程中,一直坚持保护竞争、反对垄断。2008年就出台了《反垄断法》,开宗明义就宣示是为了“保护市场公平竞争,提高经济运行效率,维护消费者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,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”。最近的一系列措施,更在世界反垄断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,其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。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也一直对垄断高度警惕。从20世纪80年代对AT&T(美国电话电报公司)的拆分,到跨越世纪之交的“合众国诉微软案”,到最近对谷歌的反垄断诉讼,都是典型的案例。“我们不能也不会接受只有利于那些已经成功的人的经济等式;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实现成功”,这是竞选的政纲,但更是社会的共识和规则。所有这些,都不意味着对市场机制的否定、对市场配置资源的贬低。


而与垄断相关的“资本无序扩张”,无论是“对平台和市场规模的滥用”,还是“利用资本规模不当占用资源”,抑或“财富无序的过度集中”,都是对市场规则的无视、对竞争机制的破坏。因此,防止资本无序扩张,只能通过有效监管下的市场机制,通过法治保障下的公平竞争,而不是其他。


习近平总书记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中,把深圳作为“中国人民创造的世界发展史上的一个奇迹”加以总结,最主要经验之一就是 “率先进行市场取向的经济体制改革”。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关于“十四五规划”的建议再次强调“毫不动摇鼓励、支持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”,“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”,“依法平等保护民营企业产权和企业家权益,破除制约民营企业发展的各种壁垒”。因此,市场化的改革方向,对多种所有制经济一视同仁地保护和发展,用法治保障每个社会成员的权利和利益,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精髓。无论经济、社会发展中出现何种问题、倾向,无论对之采取了怎样的监管措施,不能质疑、动摇。


作者为九三学社中央促进技术创新工作委员会副主任,广东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合会监事长,亚博足彩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


关键词: